资产品德堪忧,多家农商行不良率走高

更新时间:2019-03-05

随着农商行2019年同业存单盘算的密集公布,历史包袱颇重的农商行的资产品德袒露无遗。北京商报记者留心到,近日,贵州乌当农商行颁布的《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》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1.75%,虽较2017年末有所好转,但离监管恳求仍有较大差距。除贵州乌当农商行外,安徽桐城农商行2018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为12.25%,较年初大幅回升8.76个百分点。分析人士认为,从前两年,受我国宏观经济、投资增速下降以及市场竞争等因素的影响,部分企业经营状况有所下降。农商行坏账率势必会浮现系统性、周期性的上升。

对资产质量下滑问题,贵州乌当农商行在发行计划中表态,受信贷管理粗放及人员综合素质不高等因素影响,同时按照监管局部相关要求,预期比例操纵在100%以内,该行将五级分类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逐步入账,所以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及拨备覆盖率等监管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。

事实上,贵州乌当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跟不良贷款率在2017年就大幅增添,年报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末,乌当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由2016年末的2.30亿元一路飙升至20.12亿元,不良贷款率也由2016年末的2.02%升至14.96%,拨备覆盖率由160.13%大幅降至26.62%。贵州乌当农商行相干人士此前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近年来受经济下行的影响,小微企业还款才干减弱,导致不良资产飙升,同时,该行作为地方性小银行教训不足、准备不足,从而导致资产质量大幅降落。

除乌当农商行外,安徽桐城农商行的资产品质也亮起了“红灯”, 1月28日,中诚信国际发布评级报告,安徽桐城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由A+下调为A,也成为2019年首家遭评级下调的银行。评级报告称,安徽桐城农商行在国内经济放和缓民间借贷风波影响下,不良率大幅攀升、拨备覆盖率重大低于监管请求、盈利及资本相关指标大幅下滑。具体来看,截至2018年末,该行总资产215.2亿元,较2017年底缩减25.62%;不良率由3.03%同比回升至12.25%,拨备笼罩率由145.26%降至25.20%;2018年全年实现净利润0.7亿元,较2017年下滑71.66% 。